首页 > 学术研究文章
 
 
学术研究文章
 
 
坚定的修信念——访问画家古元
发布日期:2012-12-17 来源: 阅读人数:1070人
本文作者:杨澧
文章出处:未知
文章性质:原创
阅读次数:693
发布日期:2009-05-21
 
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的著名木刻家、水彩画家古元同志,是一个质朴、深厚,而又寡言的人。我们去访问他,一面欣赏他的作品,一面请他就当前美术创作方面的问题谈谈看法。他边思索,边缓缓而谈,话不多,却非常透彻。下面是他谈话的片断记录。
 
一个信念
 
   古元说:多年来我有个信念,是到陕北后确立起来的,总觉得我们这一代人经历的生活很有意思,是前人未曾经历过的。上中学时学过历史,去延安前也经历过一些社会生活。1938年一到陕北革命根据地,非常鲜明突出地感到人民当家做了主人,多年的梦想在那里实现了。虽然物质生活很艰苦,但上下级之间、军民之间、同志之间关系平等融洽,人们对劳动和生活充满感情、希望和信心。这些都深深感染着我。即使是刻—个农民把粮食倒入仓内的平凡画面也会很自然地想到,从前打下粮食是倒入地主的仓里,而现在大不相同了。
   我常常想,到陕北之前,我虽然对艺术有浓厚的兴趣,但如果没有在陕北公学和鲁艺所受的教育是不能明确树立为人民服务的牢固信念的。在陕北公学三个月,学习社会发展史、《共产党宣言》等革命理论。在鲁艺学习一年,其中很多时间是搞生产,还有一些理论课,不全是画画。那一段时间虽然不长,对我的世界观和艺术观却起了决定的作用,使我的思想、艺术和生活有了一个主宰。
    历史上有很多为人民所喜爱的作家、艺术家,但真正自觉地、牢固地树立了为人民服务的信念的,不一定很多。我们受党的长期教育,总想反映我们这个时代的社会生活和人民的思想感情,创作一些有份量的作品。当然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得好的。我们搞艺术创作需要长期深入生活。深入生活有个立足点即世界观和艺术观的问题。有的人对这部分生活有兴趣,有的人对那部分生活有兴趣。如果没有确立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就会对很多生活不感兴题。也许有兴趣,但可能不在人民群众方面。
    我总想表现人民的生活,即使不是直接的,比如我画些水彩风景画,喜欢带些乡土味,有人的活动的。我很少画没有人烟的、纯自然的风景画。这也是先入为主吧,因为一到陕北就受这种教育,烙印很深。我不依据水彩教科书的技法,艺术来源于生活,我总是到人民生活中去找情趣,表现健康的、有积极意义的事物。看别人的画,但不模仿别人,也不抄袭自然。有本书专讲怎样画天空的云彩,把变幻无穷的大自然,用框框套起来,束缚思想,束缚创造性。我不赞成。我总希望在生活中有新的发现。
 
创作常常不是靠一次生活完成的
 
    深入生活要持之以恒,长期积累。有的人下去—、两次,因为回来不一定就能拿出作品,就不愿再下去了。这样目光就太短浅。即使一时拿不出作品,你下去接触了生活,知道了许多具体事情,总会留下点印象,总有一天有用处。创作常常不是靠一次生活完成的。我离开陕北以后,还画过好几幅以陕北生活为题材的作品。]963年,我刻了《老战友》和《探望老房东、老战友》两幅木刻。那几年有些干部脱离群众,搞特殊化,讲排场,影响到下面也这么搞。我心里想,不要以为你当了团长或更高的干部就了不起,如果没有人民群众的支援,革命能取得胜利吗?你能有今天吗?不应该忘本。这个创作动机是从现实生活中来的,是有感而发的。也有生活积累作为依据。1957年我回延安去了一趟,又到了原来鲁艺所在地桥儿沟。那里的群众过去搞土地革命,支援前线送鸡毛信,治伤员,……有很大功劳,做的工作并不比入伍的人少。革命胜利后,他们仍然过着艰苦平凡的生活。我看了很有感触。我们不搞平均主义,干部生活好—些也是需要的。但作为干部自己,不能老伸手,决不应该忘本。要说功劳苦劳,陕北老乡就有很多功劳和苦劳。他们经过长期的劳动和斗争,你若和他有过一段交往,握握手都会感到异常亲切,会即时想到这是创造过多少物质财富的一双手啊!因为有这样的生活基础,我才刻出那两幅画。画是1963年完成的,但里面有以前长期生活的积累,不是现炒现卖。
    有生活积累,还不一定就表现得好。对生活的敏感很重要。敏感才能发现问题。很多事,你不敏感,也就过去了。对生活的敏感性也是一种艺术技巧。不全靠手,更重要的是用脑。我现在感到没有以前敏锐,因为这十几年创作活动中断,大脑这部机器长期不用了。我想还是要思想不停,艺术劳动不停。去年我努力一下,刻了十幅木刻,还画了些风景画。风景也是表现人的思想感情。多实践才能锻炼得敏感。
 
选择自己的角度
 
    每个人喜欢从什么角度表现生活,有一贯性,也是个人风格的一个方面。
    我们的国家大,人口多,历史遗留的问题不少。对过去的错误,可以批评。但我觉得还是表现希望比较好。我画《老战友》和《探望老房东、老战友》是表现不忘本的人;而没有选择那类高高在上,官僚主义,忘本的人。去年,我刻了两幅概括现实社会生活的画,一幅《十月的喜讯》,即有批判,也有希望,刻画了浩劫的伤痕,也描绘了胜利的喜悦。另—幅《除障》表现破除禁区,开拓未来。想是这么想,技巧不一定能达到理想的效果。
    最近有个同学画了一张稿子,内容是纺织女工考试。他想表现得不一般,画了个考试失败的女工。从画面看使人不易理解,以为那个女工犯了错误。小说可以写很多情节,绘画则受限制。有些同学喜欢从文学角度观察生活和人物,这当然也需要,但不能直接用到绘画上去。我劝那位同学画个胜利者,他怕落俗套。这个稿子已经花了很多工夫,又有点舍不得。其实,别人表现过的也还可以画,落不落俗套,全看你怎么表现。我事先对那位同学声明,我的意见只供参考,你不照我说的办,我很高兴。尊重不尊重老师,不表现在这里。我很理解每个人有自己的角度,自己的习惯,自己的道路。这个稿子你已经经营了很久,我只看几分钟,怎么就能超过你呢?老师也是个观众,我不希望学生非学我不可。我说过创作很难教,每个人的生活、思路、趣味不同,经验教训要自己去实践,才能获得真知。
 
也要解放被古代和西方艺术束缚的思想
 
    话题转到艺术创作上的思想解放问题,古元说:“四人帮”搞了那么多年,这不许画,那不许画。在思想受到许多清规戒律束缚的时候,解放思想当然是个关键问题。但是单单解放思想,而没有生活积累,还不能搞好创作。不是从生活中来的作品,群众不喜欢看。从概念出发,靠编造,很容易雷同。现在雷同的作品不少,尤其是所调“主题性”、“情节性”作品。报上有个什么消息,很快就出来一批作品。我并不反对这些作品,但是要求深入就很难。另外有一种情况,有的艺术家本来是与人民接近的,但他的趣味、倾向愈来愈像我国古代或西方艺术,而与人民离远了。对此,有许多人赞成,外国人捧场。不知道人民群众看了有什么感觉。平心静气地想想,作为八十年代中国的艺术家,与今天的时代离远,而与过去的年代接近了,不值得深思吗!我们共产党员艺术家应该不同于古代或西方的艺术家。我想还是同今天的时代和我们的人民接近才好。前几年,我去本时,遇到很多日本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向我们诉苦,他们为什么人的问题、前途问题解决不了。说中国使他们看到了希望。他们是从我们的社会制度来看的。我们经济上很穷,科技也落后,但是物质生活提高以后该怎么办呢?日本就碰到这个问题,他们那里工人的生活也不错,但是资本家剥削的财富更多。很多人为子女担心,因为青少年们看到的多是刺激性的枪杀、纵欲、色情的东西。所以有些人愿意把子女送到中国来学习。我们中国,解放初还好,1957年以后,经济建设放慢了。人家一直在搞,当然比我们发达。至于文化,我们了解的不多。从画册来看,西方现代艺术,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那里的人民也不喜欢抽象艺术,还是要看现实主义的作品。
    有的青年,缺少为人民服务这个主宰的信念。对资本主义社会阴暗、罪恶的—面的了解,误以为外国经济发达,艺术也先进。有时被西方艺术弄得眼花缭乱,不相信马列主义真理。我们是相信的。我看这也要解放思想,解放那种盲日崇拜西方艺术并受其束缚的思想。对青年一代要讲革命传统,他们没有二十年代、四十年代和五十年代那一段生活,只看到文化革命,确实问题比较多;很多困难一时又解决不了。看到西方发达的一面,就怀疑和否定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在这时候,我们搞文艺和教育的同志,应该更坚定。你—动摇,他就更摇摆。当老师的对学生影响很大,担子很重。就说热爱祖国吧,“祖国”的概念也有时代性,古人爱国,我们也爱国,今天就更应该热爱我们的社会主义祖国。
    现在,无形的影响太多。在陕北时没有那么复杂,我看那时候思想最解放,没有框框,感情真挚。所以我对毕业生讲过,闭塞也是辩证的,虽然闭塞,但是少受干扰。我想如果这三十年我—直留在陕北不离开的话,也许有另一种面貌,可能更多乡土气息。
    有人劝我别搞木刻了,专画水彩风景画。要知道,不论是木刻还是水彩,也不论人物还是风景,真正主题鲜明又概括得很好的作品,都是不容易搞出来的。出版社要我去画井冈山新貌,我画的还是原来的井冈山,自己也不满意。怎样才能表现出新貌?靠画先进机器表现时代精神是表面的、肤浅的。我画《江南三月》,画的是旧式水车,是不是过时了?我想表现的是劳动人民对自己的土地的感情和劳动的乐趣,人民做了土地的主人,为自己创造新生活而劳动,不再像过去当奴隶做苦役,这是不是时代精冲?当然不是下能画新式机器,关键是思想感情。同是画风景,时代不同,思想不同,眼光不同,总可以找出不同之处。
 
 
 
 
古元美术馆 版权所有 开放时间:9:00-17:00(16:30停止入馆)
馆址:珠海市梅华西东路388号/咨询电话:0756-3818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