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研究文章
 
 
学术研究文章
 
 
创作课
发布日期:2012-11-25 来源: 阅读人数:1017人

本文作者:古元
文章出处:未知
文章性质:原创
阅读次数:1309
发布日期:2009-05-21
 
  创作教学课是我们美术院校的一个重要课程.从学生的创作中可以看到学生的全部修养,政治修养、文艺修养、多方面的学识和技巧水平都表现在作品上面。创作课,大家感到很难教,我也感到很难教,但必须教,也必须教好!我认为创作课不仅仅在学校课堂上教.它的途径是很多的,我们参加社会生活,读书、看报、看展览、看演出等等,都是在接受创作课。既然创作课有那么多途径,是不是学校的创作课就可以不重视了呢?等将来到社会上去呢?我以为不然,我们的学校有责任在课堂中尽最大努力把它教好。
      目前,创作课中遇到一些难教的问题,我以为是政治思想问题、文艺思想的问题。文艺思想不是孤立的,它是整个社会思潮(社会思潮就是政治思潮)的反映。提起政治思想,因为过去搞政治运动太多,又由于搞得不好,就对它产生了厌倦,
      一谈到政治思想、政治工作,就有点回避了。有些人公开要反对它。但是,不管厌倦也罢,反对也罢,文艺本身是离不开政治的,文艺思想出现的问题,都带有政治色彩。比如创作要“绝对内由”啦,反对“保守”啦,要“创新”啦,要“向西方先进的东西学习”啦,以及对建国以来的创作教学,认为都是老—套了,过时了,要找到更新的途径。这些观点好像光指的是艺术方面,其实也没有脱离开政治的色彩,没有离开政治思想。这些东西,多半都是这几年产生的。我们不能怪有这些思想的人。这几年学生们思想很活跃,但活跃中有混乱。而所以产生混乱,是有客观原因的。回想我们五十年代建国初期,大家的思想比较一致,不管是年轻的、年老的、中年的,都比较一致,都感到需要按照马列主义原则,《讲话》原则来办学,按照这些原则来教学,这在当时是没有什么异议的,有异议的只是个别的,而现在有异议的不是个别的,而是相当一部分人。你怪他们?我说有些东西应当怪我们。这些年来(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动乱),确实做了很多不正确的事情,走了很多弯路,因此使得他们对共产大义、对社会土义、对共产党的领导产生了怀疑,发生了动摇,思想彷徨。共产党领导是很好,我们是坚信不疑的,但事实上,这些年来是有不符合马列主义原则的领导。我们的工作出现了很多很多错误,问题一大堆,你能怪人们产生思想彷徨吗?不能够!只能把这些问题摆出来,研究解决,用商量的态度,引导的态度比较好。我以为要解决中国的问题,解决世界上的问题,只能按照马克思学说去解决。如果不是这样,用资产阶级的办法,用资本主义制度的办法来解决,那么就只有倒退,倒退到黑暗的人剥削人、人吃人,用侵略战争的手段去找市场、找殖民地,世界就会越搞越糟。但是,马克思主义学说也不是那样很容易实现,要经过很长的时间,现在还是个远大理想。这些年来的失误和挫折使马列主义在一些人心目中威信不那么高。但问题最终还得用马列主义来解决。我这个信念是到了革命队伍中才确立的。我在旧社会生活过,那时也有过彷徨和苦恼。1939年到了陕北以后,首先学到了一本很好的书——《共参党宣言》。我接受了这个学说。确信只有运用马克思学说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和世界的问题。我坚持用这个思想作为行动的指南,也力求在我的艺术活动中贯彻。
      我的创作课,主要是在社会生活中来上的,但是,如果没有《共产党宣言》的思想指导,我的思想活动,我的创作活动,就可能走向另外一条路。因此,我感到创作课,首先还是要从政治思想方面先入手。现在说起来,有些人并不爱听,认为是过时的,或者称为老套的。现在有人说我是老一套,要我去改变。我举个个例子,我前年开了个展览会,把四十多年来的作品,作为一个回顾,拿出来让大家经提意见。有些人就指责:“你这个展览会我只用了几分钟就看完了,很失望;你的作品不为现代人所欣赏,赶快创新。”如果他只花了几分钟就看完一百九十幅作品,走一圈,那当然是从外表去看的,只是从我的作品外貌浏览,不会去了解作品的内容。对于观众的意见,应该抱谦虚的态度,但有时也得分析,不能什么意见—听就接受。我对这条意见不抱谦虚态度,因为你指责老一套,光从表面上看,我不这样认为。尽管我的作品有很多缺点,有不足的地方,但是我坚持它是从生活中来的,还要坚持艺术是为群众服务的。艺术要反映生活,我主观愿望是要表现我所生活过的时代。主观愿望是良好的,尽管作品表现得不够,但你总不能认为不能走这样的道路。
      我分析他“创新”这两个字,可能不是指别的什么。是指西方现代所盛行的抽象画派,即近年来在中国有很少数人开始热衷于追求的那种“创新”。但我对这种“创新”有我的看法。我认为那套东西不是新,那种“为艺术而艺术”、表现个人的、主观的抽象派,是陈旧的。是要创新。首先要从政治思想来看,最新的是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学说。最新的文艺思想也是马克思主义文艺思想,它是推动社会前进的力量。我认为,能够推动社会前进的才叫做新,如果是把社会拉向后转的,倒退的,那就是旧的。如果不以这个标准来衡量新或旧,就不正确。我们马克思主义者,希望作品是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所有,鼓舞人民前进,给人民美好的精神食粮,为人类的正义事业,为共产主义事业做一点一滴的工作,那才是先进的东西,如果不是这样,那就是落后的东西。所以对于新旧,首先要明确这个观点,用这种观点来衡量艺术也是适合的。这种观点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的,也是对待创新、新或不新的根本观点。
      对于艺术形式应当有新的探求,我是非常同意的。一种形式固定下来,不能变,也不发展,那才是保守、老—套。艺术总是要发展的,要有新的创造,人的精神生活也是天天有新的要求。因此我把最主要的思想,即推动社会前进的思想不放松,又在艺术的风格和形式上不断地探索,努力创新。我去上创作课,是用这种思想去上课;我接受创作课,也是要从这么一个度角去接受它。
      对于西方的艺术,有些人不了解,认为西方艺术却是先进的艺术,其理由是,西方生产、科学技术很先进,因此它的文化艺术也是先进的。这不见得,未必是一致的,其中就有荒诞、颓废、丑恶的文化艺求。我对两方文化艺术了解很少,从一些现象来看,西方现在所流行的抽象派美术并不是先进的艺术,它是在资本主义没落时期这样一个背景之下的产物。我常常带着一种求知的欲望去听有关抽象派艺术的报告,想知道它是怎样产生的,有什么社会效果,但很失望,因为他们也谈不清楚。前年有一位意大利画家(华裔)来中国,美协请他讲一讲,我抱着浓厚的兴趣去听,结果,他也讲不清楚,他是摘抽象派的画,他的画就是一块白布,或一张白纸,用笔点,这里点几点,那里点几点。许多幅面里都那么几点,有些多点,有些少点,他虽然拿的不是全部作品,但拿出来的总是有代表性的,我看不出什么意思,他也说不出什么意思,他说西方的东西新得出奇,你问他,他说不问为好。他说美国海边有很多岩石,有个艺术家标新立异,买了很多塑料布(他买不起,是一个资本家支援他),把一公里的岩石都覆盖起来,自称为他的艺术作品。在西方,一切都为了新奇,不管观众的反应怎样,这些艺术怎么能推动社会前进,怎么能为群众所喜爱?我想象过,如果我们中国的画廊、展览会、美术馆和公共场所都被抽象画派所占领。该不是美的享受,而走遭难,是人民美术园地的丧失。
     去年,我到法国巴黎看了一下。巴黎是世界艺术汇集的地方,它保存了很多古典的艺术财富。鲁佛尔宫是个很集中的地方,里面的作品都是二十世纪以前的,这些画都是古典主义的、现实主义的和浪漫主义的,印象派的也有一些。这些作品产生的年代虽然很早,可是人们还是喜欢去看,从世界各地去参观的人,拥挤不堪。这些,以形象反映了当时人民的社会生活、人物、风景和静物,为现代世界各国人民所喜爱,大家看得很仔细,看完还买幻灯片、画册带回去。对比一下有些现代美术馆,现代的画廊,印象派的作品,野兽派的作品,看的人还多,到了野兽派以后,那就看的人很少了。有些抽象派作品,我看不出名堂,觉得很荒诞。—幅白画布,什么也没有画,签上作者的名字,就算—幅杰作,或者在画布上粘上一些头发和碎片,也是一幅大作。用麻布包着一个破旧钢琴,听说是从美国运到这里参加展览的,摆设在一所著名的画廊里,占用很好的一个房间,说是一件杰出的艺术作品。你说这怎么能同大多数人民的欣赏习惯一致呢?除了少数艺术家、评论家、画商吹捧之外,我看知音者极少。如果说这些作品是新的话,那么我则认为是倒退!它离开人民,破坏了人民的欣赏要求,外国人民也不喜欢,大多数人对那些作品都不感兴趣。在北京,外国人来访问,我也谈了我这个观点。我说,据我看来,这些抽象派艺术,好像欧洲多数群众并不喜欢,是不是百分之九十的人不喜欢。同我交换意见的那个人是美国学者,是研究美术史的。他说,在美国,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喜欢。由此可见,世界大多数人不喜欢、不欣赏这些作品。既然这样,为什么这些作品能够占领画廊、占领博物馆、占领了艺术院校?我参观了好多艺术院校,都是搞这一套,而坚持现实主义的教授没有地位,没有教课的权利。这究竟是什么原因?我在求知过程中,得到一个外国人的一种解答。这个人是学历史的,解放初期曾在北京大学学过历史,后来回到了欧洲。六十年代初期,我到匈牙利访问,他接待我。我问他,在匈牙利有没有抽象画派。他说还是有。“怎么来的?”他说,据我所知,抽象画流传到匈牙利,还有那么一个故事:当时匈牙利盛行现实主义绘画,出过很多大师。美国有一个资本家到了匈牙利,要求一个很有影中的画家卖给他一幅油画,但他不要画家原有的现实主义油画希望画家为他画一幅“摩登”的油画,就是指抽象派油画,付给他很多美元。这位画家在高价的引诱下,于是同意了,得了好多美元。那个美国资本家把画拿回国内去发表,展出,报纸上宣扬,以后又把这些宣传品寄到匈牙利,在匈牙利广为传播,抽象画派在匈牙利就开始兴起来了。美国资本家为什么做这样的事情,大家可以深思一下。
      再举一个例子。去年美国波士顿博物馆到中国来展览,有七十多张画,大部分是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以前的。听说筹备组织这个展览,双方争议很大。中国方面希望展品不要抽象派的或少要,因为大多数人不愿看,再说,花了很多钱,带来人看不懂的东西,确实是浪费。他们说不,如果你们不要抽象派的画,其它也不来。一直到开幕前还在争,他们坚持抽象派的画一张也不能少。他们为什么那么热衷于搞这个?为什么西方画廊都搞这些东西?这个问题怎么解释?人们不喜欢,我说百分之九十,一个美国人说百分之九十九,那为什么一定要拿出来?如果你不从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来理解这个问题,恐怕就难解释了。资本主义发达的国家,都有一个庞大的智囊团,—个庞大的国家机器,他们在那里一天到晚做工作,做意识形态的工作,利用意识形态来管理国家,去稳固资本主义制度,延续他们的统治地位,他们不是盲目的,而是有其目的的。
      西方所宣称的“自由”,其实是有限的自由,你要是违反了他们的根本利益,他们就不给你自由。持不同政见的人更是不自由。违反他们的利益,根本阻碍资本主义制度的延续,就不给你自由。他们鼓吹“为艺术而艺术。”实际上是个幌子,利用这个口号去麻醉人民,使人民不要利用文艺来进行政治斗争,其目的是很清楚的,刚才我讲的匈牙利画家的例子,在北京近年来也有类似的事,有个外国驻北京的大使馆,对我们一些青年画家搞许多名堂,你如果画—些奇怪的画,所谓“创新”的抽象画,或者攻击社会主义制度的画,他们就花很多钱收买,拿到外国去宣传,在外国报纸杂志上登载,请你到大使馆作客,参加宴会。征大使馆开展览会,帮助你到外国留学、居住。资产阶级对金钱是非常看重的。一切关系都离不开金钱,他们花那么多钱搞这些名堂,并不足“为艺术而艺术”,是有他们的意图的,他们的金钱不是白花的。
      西方的各种画派,我们应该研究,好的东西是应该学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现代诸流派如印象派、野兽派等也有借鉴和吸取的地方,古典主义、写实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的画派也是要研究和供鉴的,去年找到法国访问了巴比松村,看了米勒、卢梭等画家的故居和他们的作品,这是—个很普通的农村,很多画家曾长期居住在这里作画,描绘这里的人民生活和风景,形成一个巴比松画派,在美术史上是有一定地位的。我很喜欢巴比松画派的作品,尤其喜欢米勒的作品,参观后主人要我在留言簿上留言,我写了“巴比松画派是不朽的”,我觉得巴比松画派的作品永远有价值。但是,作为一个中国的画家,更应该看重我们中国的绘画遗产,我国有非常丰富的文化遗产,外国人也认为我国的文化遗产是最富有的,我们不要盲目自大,也不要妄自菲薄,我们的文化首先是为我国人民服务,要注重我国文化传统的发展,要有本国的特点,为本国人民所喜爱,也才可能得到众多外国人的欢迎,才可能对世界文化作出贡献。
      要注重在人民群众的生活中上创作课,学生每年有一定的时间到工农兵和劳动群众生活中去上课,“生活是创作的源泉”这句话大家都是理解的,可以直接得到很多创作的素材,还应该理解得深—点,比如劳动人民的高尚品质,他们负重任劳,诚恳朴实的作风是我们应该学习的。难道一个好的画家,创作好的作品不需要好的品质吗?要有好的品质,有丰富的生活体验,有好的技巧,有多方面的学识,有正确的思想作为主导。正确的思想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文艺思想、它需要发展,但决没有过时,要坚持,要继续贯彻,这也是我们教创作课的主导思想。我们当教师的需要做耐心的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做文艺思想的工作,还要加强艺术技巧的指导,循循善诱,促膝谈心,同志式的交换意见,不要简单化,通过创作实践,使作品在广大群众中检验,尝到甜头和苦涩,才能深切地得到正确的认识。
 

 
 
 
古元美术馆 版权所有 开放时间:9:00-17:00(16:30停止入馆)
馆址:珠海市梅华西东路388号/咨询电话:0756-3818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