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研究文章
 
 
学术研究文章
 
 
略论古元的木刻艺术
发布日期:2012-12-17 来源: 阅读人数:8550人

本文作者:张望
文章出处:未知
文章性质:原创
阅读次数:800
发布日期:2009-05-21 
  
          对古元的艺术创作起根本作用的,也是他念念不忘的一件事,是毛主席亲临‘鲁艺’视察的讲话,给他(也是给当时全“鲁艺”师生)开辟了无限宽广的艺术创作的天地。主席深切地指出:你们毕业了即将离开‘鱼艺’了,我主张你们最好到‘大鲁艺’去再学习。就这样,他遵循着主席的指示,和其他几个同志一起,背着行李到“大鲁艺”去学习了。他在延安县川口区碾庄乡政府工作了相当长的时间。在这里,他和群众共同生活共同劳动和斗争,他不是旁观者,而是以一个实际工作人员的身分出现的;也因此他和农民之间发生了极其深厚的感情,得到更好的学习和锻炼的机会。他不仅熟悉了农村生活,而且在思想感情上深受劳动人民的影响。这种思想感情的根本的变化,为他奠下了非常良好的创作基石。

          画家初期的优秀作品有:《运草》、《挑水》、《入仓》、《羊群》、《家园》《冬学》、《准备春耕》、《选民登记》等等。这些作品,在二十年后的今天看来,仍可以从中领略到当年经过土地革命的西北高原上的幸福农村的气氛和热爱劳动的北方农民的高贵品质。不论是否到过延安的人,都会感到非常亲切。

          古元在艺术上的卓越成就,是毛主席文艺思想教导下的一种成果,因此,其“艺术的根须”,才能够深深地扎进工农兵的生活里去。很显然,到群众生活里去,决非一经接触,或者生活了一个时期,便可“一劳永逸”,“大功告成”。不是,应当是经常不断地与群众打成一片。蜜蜂是不断地采花粉,方能不断地酿蜜,艺术家的创作需要不断地有新的生活感受,才可产生有新意境的作品。倘若生活贫乏,即使搜索枯肠,费尽心血也很难创作出优秀的作品。古元不满足只是在“小鲁艺”的窑洞生活,而毅然地到群众中去落户。他不仅在川口农村住了很长时间,也到过“陕北江南”的南泥湾,跟随过运盐队奔走在“三边”和延安的旅途上,丰富了劳动生活的体硷。因此,他的艺术天赋更加迅速地发展,有如鱼之得水,鸟之高飞,完全置身于广阔的艺术天地里。

          延安文艺座谈会以后;古元对于艺术上许多根本问题,得到进一步地解决,使他的创作事业,大大地向前推进。如若说他在座谈会(1942)以前的作品,是偏重描绘革命的新农村生活,有着浓厚的抒情的色彩,那末座谈会以后的创作,则是更密切地结合边区的政治生活,使作品内容更为深刻。与此同时,在艺术风格上也逐渐摆脱外来形式的影响,更多地向民间艺术学习,产生了非常明朗的调子。如:《哥哥的假期》、《桔婚登记》、《调解婚姻纠纷》等,到《练兵》、《减租会》、《拥护咱们老百姓的军队》、《人民的刘志丹》等等,都是很好的锐明。1942年和以后几年中,国内外形势非常紧张,日寇在各个地区展开大规模的“扫荡”,蒋介石派重兵层层包围边区,在国外是希特勒法西斯军队围攻斯大林格勒。在这种残酷的斗争、艰苦的相持阶段中,任何一个有正义感的作家艺术家对此都必然有所表示,反以他对时代的认识和意见,作为一个人民的美术工作者的古元,自然决不例外。

    1945年日寇投降、国内又掀起战争,以至解放战争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多年来,古元的艺术创作也日益丰收,这固然是作者的努力,但也充分证明:遵循毛主席指示的文艺道路的正确和光辉前途。

          古元的艺术造诣是高的,我们应当如何从中取得教益,学习其宝贵的经验呢?根据我个人粗浅的体会,就其主要的说一说:

           第一,掌握艺术创作规律,重视群众喜爱,这是古元贯彻毛主席文艺思想的一种表现,也是他的美学精神最值得效法之处。美来自生活,美的艺术形象是从生活的概括中取得的。因之他一向重视工农兵生活,同时也发挥了版画的特色和珍视群众的喜爱,使自己的作品在群众精神生活中起极为良好的作用。艺术作品要真正成为时代的革命的缩影或纪录,成为最好的宣传教育的工具,必须掌握艺术的规律。各种艺术创作有共同的规律,也有各目的不同的特点。而版画(木刻)除此之外,又有与其他姊妹艺术不同的特色。古元的版画,不论从立意、构图、到作品的整个效果,都发挥了木版画艺术的特点并有他自己的特殊风格,作品中表现出鲜明的黑白对比、色彩冷热和谐、刀法熟练自如,使画面统一在最恰当的呼应里。他反对“装腔作势,虚有外表”的内容空洞、形式乏味的作品,而认为:“美应当是自然的,从形式到内容都有统一的美,不是强加上去的‘美’”,要“在平凡中富有不平凡的意义的美”。尤其是要“有生活基础和加工”的美。他以为“描写人是最难的,也是最美的创作对象之一,同时对人的刻画,必须“多方了解,多—些角度”去观察,“不能一般化地抽象地去表现”,那样就“容易落俗套,没有意思了。”正因为如此,古元许多抒情的画(如:《甘蔗园》、《绍兴风景》、《假日》等)和描绘斗争场面的作品(如:《焚毁旧契》、《人桥》、《刘志丹和赤卫军》等),都是根据自己的美学观点和遵循着艺术创作规律而产生的。

          第二,思想性与艺术性和谐的桔合。此种结合是通过作品的效果表达出来。它不是附加的“思想性”,也非“为艺术而艺术”的“艺术性”,而是两者统一的。虽说有的人物形象,寥寥数刀,却能极其自然而又充分地使其不同的内心世界重现神采。例如在《哥哥的假期》中那位青年战士,毫无造作呆板的姿势,而是表现了有礼貌、细心地在向长辈、乡亲们叙述八路军部队生活的动人神态;《调解婚姻纠纷》一画中马锡五专员虽然安排在人群中间的重要地位,但丝毫不板滞(构图中的主人翁马专员头顶上正是圆门的空白,因此分外突出),他既是群众中间一员,又能表达民主政府官员的优良作风;《秸婚登记》一面中未婚妻虽然在登纪桌前端正地坐下,但可以看到其心弦在兴奋地跳动着。这些深刻动人的形象,既合乎生活的真实,又有助于主题思想的反映,既合乎艺术的真实,又加强了作品的教育意义,总之是通过形象来表达思想性。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在作品中是矛盾的统一。他历来不作自然主义的描写。例如:《鞍山钢铁厂的修复》,这画和当时所见到的情况不同,但他认为鞍山的前景是美丽壮观的,于是他加上高空中二面缸旗,机器安置中的红五星,和穿插着正在按计划施工、紧张劳动的人物形象与情景,这些都合乎现实发展的。画家创作应有远见,要认识事物和本质,不可局限在眼前的表面现象,这才有助于作品的思想性与艺术性的统一。在古元看来:要达到这个目的:除了政治上提高,加强生活实践和艺术实践外,向群众学习,转变思想感情是特别重要的。

          第三,紧密联系实际,不断创新,辛勤地从事艺术劳动。这是艺术家所以取得成功的重要关键之一。古元富有政治敏感性和党的艺术工作者的责任感,紧密联系现实生活,联系党的政策、方针来掌握艺术这个宣传教育的武器。他的在烈日下打井浇水的《战胜旱灾》正是当天气久旱缺雨时节,及时配合宣传而作。还有这样一幅有趣的创作,当他看到报上登载绥德、米脂的逃亡地主中,有一些较开明的由于认识到党的统战败策,返回原籍来了,古元即构思创作了《逃亡地主归来》。此画在延安《解放日报》发表时,影响极佳。画中刻画地主全家骑着马或毛驴,背景是陕北的窑洞,地方色彩浓厚。地主骑着一匹大马,中间是地主老婆和姨太大,后面是驮运的箱柜,那个驼背的老长工牵着牲口,还有一只哈巴狗紧紧跟着。从这只狗和地主老婆胸上挂的小十字架,可以看出与教会有关,这又说明解放区的宗教信仰是自由的。然而更重要的,不是简单化地为配合而配合,而是表现人物的时代精种面貌,塑造动人的艺术形象。

          1947年古元来东北,随即到五常参土改,制作了《破获地主的武装》;48年四平战没,我军大捷,他随军创作了《人桥》;大军南下时,他制作了《打下长江》。当抗美援朝发生,他也毅然投身于朝解前方,制作了描写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写信给毛主席》等作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多年来,他的足迹,走遍全国各地。他曾旧地重游,第二次到延安去体验生活,由此产生了著名的《刘志月与赤卫军》,作为建国十周年的献礼。这位多产画家的创作,木刻、水彩画等的数量是难以计算的。其严肃认真的艺术劳动,更是令人钦佩的。他说:“创作是一个‘加工厂’,没有一定数量的颜料就不能有好的成品,无论工厂的机器怎么精也不行。”这无非说,创作应当付出辛勤的劳动,投机取巧是必败的。

          古元的成就不在于作品数量,主要是质量。许多作品都有独到之处。艺术风格在不断发展、创新。其作品很生动,既给人以真实感,又使人深思,耐人寻味。他说:“风格是随时代、环境和其他外来因素和主观感受而变迁的”。的确,他早期的作品,有着德国珂勒惠支和苏联版画家的影响,后来曾一度热爱民间剪纸的风味,1958年大跃进时代,民间歌谣和农民壁画,也给他以新的启发。例如:《唱得幸福落满坡》、

          《井台上》等作品,那种优美、抒情、充满劳动人民的乐观主义思想是十分突出的。他是一个善于吸取他人的长处的画家,但决不因此而被别人俘虏,而是有自己的主张。在几度出国访问后的某些作品上,都有恰到好处的新的艺术表现手法。但主要的还是重视民族民间形式的研究和尝试。古元前期作品常用浓重的阴影,细致入微,后期作品长于清晰明快,概括筒练。我们从《羊群》(1941)、《哥哥的假期》(1942)与后来的《祥林嫂》(1956)、《方志敏》(1962)比较起来,便可明显地得到说明。这幅《方志敏》,是用奔放、健壮的刀法,极为简练地刻画出烈士的英姿,那种坚韧不拔,威武不屈,舍己为民的伟大精种是充分表达出来了的。新的更成熟的艺术风格,正在与日俱增地形成中,尤其是在不断创新的过程中将出现更新更美的佳构。他的成就决非到此为止。但我们深信古元(其实是所有的文艺工作者)仍必须坚持毛主席“讲话”的精神,才有不可限量的光明前边。除此是别无捷径的。众所公认,古元是抗日根据地成长起来的版画家也是伟大的毛泽东文艺思想教导下的许多成功的范例之一。

 

 
 
 
古元美术馆 版权所有 开放时间:9:00-17:00(16:30停止入馆)
馆址:珠海市梅华西东路388号/咨询电话:0756-3818038